您现在的位置:open道德真源 >>open佳文赏析 >>open昙花转世的神童(图)
Email

 

昙花转世的神童(图)

出自:《秋雨夜灯录》

 

 

  清朝时期,翰林有位太史戴公,奉命前往西秦督察学政,他按照名册依次点考生的名字。当时有个七岁的童子叫章节,面如冠玉,头上的髻角还缠着红丝线。他提着笔袋子,登上台阶准备接取考卷。

  太史见他年龄幼小,不屑一顾地说:「你来这儿干嘛?一边儿去!试院是比文章的场所,不是小孩耍闹的地方。」

  小章节恭敬地举手作揖,回答:「童子无知,有意观览一下。」

  太史问他:「你会作文章吗?如果交上白卷,我可要打板子罚你。」

  小章节说:「虽然不敢夺得锦标,却也未必就领教板子。」

  太史认为小孩儿信口雌黄,于是询问学宫先生,先生回答:「这孩子素有神童美誉。他的父亲名叫九如,却是久困童子试,未能取得功名。」

  太史以为章九如考试时要为儿捉刀,于是唤来随从,把章节带到几位幕僚处,防止考试作弊。

  章九如的年纪约四十多岁,质朴颓唐,是村里的平庸学究。太史得知章节是他的儿子,于是提醒他,如果考试作弊,必会依法追究。

  试院大门关闭后,太史高高地坐在公堂上监考,过了中午才回到内庭。刚刚跨过门坎,就听见小章节的喧闹笑声,期间他还与几位长辈激烈地辩论,还脱下帽子,高兴地在床上翻筋斗取乐。

  太史进到屋内呵斥他,小章节恐惧地站好,整理自己的衣冠,立在一旁聆听教训。太史笑着说:「我就知道你不会写文章。太阳已经移过八砖了,你不抓紧构思,却还在喧闹,你把这里当作三家村的学堂?」

  小章节说,还没有收到试题,从何写起啊?太史不禁捧腹大笑。继而询问幕僚:「这个孩子的本领如何?」众人都说:「非常聪明,只是太调皮,不受拘束。然而他把书都读得很熟。提问百次,他都不会答错一次。」

  于是太史给章节试题,让他坐在小桌子前答题,并给他果品糕点吃。章节见到试题后,略微皱了一下眉头,接着就奋笔疾书,洋洋洒洒,很快就完成了。

  章节呈交试卷时说:「童子章节,心中惭愧,缺少大手笔,且因仓促成文,时日已近黄昏,不过为了免于交白卷罢了。」然而太史读罢他的文章,却连连拍案叫绝。

  恰逢墙上黏贴着王羲之的《兰亭集序》法帖,太史以其中的句子「此地有崇山峻岭,茂林修竹」,命他作对子。小章节即刻对答:「怕你不雕虫篆刻,断简残编」。几位幕僚一听,莫不拍手叫绝。

  太史佯装生怒,说:「小孩子也读《西厢记》吗?」遂即又依这句出了一道上联:「童子读《西厢》」。

  章节遂即脱口而出:「大人应东井。」太史露出喜悦的神色,又指着庭院中的一棵大树说:「老树千年」。

  章节对道:「香昙一现」。太史听罢,不禁为他担忧,这话恐是不祥之兆,然而心里却也赞赏他的聪睿灵敏。

  此时,左右侍者点上蜡烛,章节将要离开,太史轻轻地拍着他后背说:「好自为之。一领秀才青衿,对你来说太容易了。」

  忽然,章节面色凄惨地跪在地上,泪如雨下,叩头有声,极力推辞太史让他作秀才的好意。太史大吃一惊,问他:「既然你志向高远,又何必辛苦地到这里考试呢?」

  章节大声哭着,害怕说出实情会遭惩罚。太史劝他,只管说,不要害怕。原来章节的父亲被童子试所困,已经好多年了。这次前来,原本打算为他的父亲代笔,没想到却被隔离起来,所以他的父亲此科就没有希望了,下一科也难以有所作为。小章节乞求录用他的父亲,把他的名字除掉。

  太史嘱咐下官把章九如的试卷拿过来,见他的文章写得草率。与章节的文章相比,简直有天壤之别。太史无意录用九如,章节苦苦乞求。太史感佩他的志向,怜悯他的孝心,又欣赏他的聪慧,于是答应他的请求,小章节欢呼雀跃地一拜再拜。

  翌日早上,官府张榜,名单揭晓,第一名是章节还,是章节的同宗族人,也是个名符其实的俊才。而章节父亲的名字勉强附在榜尾。

  太史督学结束后,启程返回京城,诸生赶来送行。章九如也带儿子章节前来拜谢。太史对他说:「你能被录取,是你儿子乞求的。乌鸦巢里飞出凤凰,怎会有这么稀奇的事?」

  临走前,太史让章节送给他一幅对子,上联是「章节,章节还」,章节对道「吕蒙,吕蒙正」。

  太史看着诸位先生,指着章节说:「怎能不把这孩子当成无价宝呢!」遂即解下玉佩送给章节,叮嘱他多珍重,明年这个时候再把「秀才」的功名还给他,就以这块佩玉作信物。章节感激涕零,号啕大哭,看到太史远远离去,才跟父亲一起回家。

  一晃半年过去了,一天太史突然梦见章节,见他手持昙花,慢慢地走来,向他道谢,并吟诵一首绝句诗:「身本优钵罗,托身植瑶岛。入世偿宿逋,昙花依旧好。」

  当太史再次来到西秦郡后,急着要见章节,却找不到他。太史惊讶地问学宫先生,先生说不出口,就叫章九如自己说。

  章九如泪如泉水,悲痛欲绝。原来小章节接受太史的训勉后,回家不久就得了天花夭折了,临死之前还紧紧地抱着那块玉佩。

  太史很是震惊,为章节感到无限惋惜。章九如还说:「孩子降生之际,他的母亲梦到一个老僧,手中拿着昙花相赠,醒来后就生下了他。命中注定,孩子不会久住世间。」

  太史恍然醒悟,想起之前的对句「香昙一现」就是谶语啊。而后来的梦,喻示章节已经偿还完世间的业债,返回到他原来的地方了。于是挥笔写下《昙花记》,记录这桩佛国昙花转世而来的神童。道德,道德网,道德网站,道德真源,东方阳熹

 

上传日期:2019.10.23

返回目录

 

Copyright © 2001-,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daode.or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