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open道德真源 >>open佳文赏析 >>open借尸还魂变麻子,开馆教书中秀才(图)
Email

 

借尸还魂变麻子,开馆教书中秀才(图)

 

 

道德,道德网,道德真源,东方阳熹

 

  清朝《客窗闲话》里记载了这样一个故事,大概发生在明清时期,有个年方十七岁的翩翩美公子,善写诗文,但还没被人赏识。他的父亲被授予四川某地县令,美公子便跟随父亲一起赴任。不料途中行至羊肠阪(注:古坂道名,因其在山间崎岖缠绕、曲曲弯弯、形似羊肠,故名),公子所骑的马匹受惊,将他颠落悬崖,坠崖而亡。

  他的魂魄出窍后,随风飘荡,他想停却停不下来,瞬间飘了数千里,忽然落到山东历城县某村一个咽气不长时间的男尸中。他大叫一声:“摔死我啦!”

  公子睁开眼睛看见身旁围绕的哭泣的妇人和孩童都不认识,而他们看见公子醒过来后,马上止住了哭声,纷纷喊道:“复生了,复生了。”

  一个老妇人道:“已经气绝一天多了,如何能复生?”

  旁边有两三个德高望重的长者近身仔细观察后说:“气暖身和,复生无疑。”一家人都非常高兴。

  老妇人过来摸着公子的脸,问道:“我儿,你为什么说摔死了?快跟我说说。”

  公子瞪大眼睛说:“妳是什么人,敢说我是妳的儿子?”

  有长者笑道:“你虽刚刚复生,神智未全回来。这是你的母亲,如何不识?”又指着一个丑女人说:“这是你的妻子。”又指着一个小孩道:“这是你儿子。你可还认识?”

  公子坐起来说:“错了,错了,我是某公子,随父亲赴任。在通往蜀地的途中坠马被风吹到此处。我尚未娶妻,哪里有儿子?况且我的母亲乃是诰命孺人(明清七品官妻子的封号),一个村妇如何敢冒认?”

  有长者道:“休得胡言乱语。你若不信,可以拿镜子自己照照看。”

  有人拿过镜子,公子一看,镜子中出现的竟然是一张四十多岁的麻子脸,不禁摔了镜子大哭起来:“还我本来面目,这样活着不如死了好。”大家听了都感到好笑。

  老妇人解围说自己的儿子可能刚刚复生,神智尚不清楚,请大家不要打扰他,等他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。于是众人散去。

  公子独自拥着被垂首叹气,突然肚子饿得咕噜噜作响。丑妻拿来半圆形的糠饼给他吃,粗粝的糠饼让他几乎难以下咽,勉强吞下后,眼泪又扑簌簌掉下。丑妻告诉他:“我和婆婆守着夫君十多日,已经绝粮三四日,只吃槐皮野菜。如今因为夫君刚复生需要调养,所以才忍耻向邻人讨了块糠饼子给你吃,这也是很大的人情了,你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?”

  公子很生气,便将她呵斥出去。他定睛看看周围的环境,破屋三间,土炕上一堆破被褥破衣裤,厨灶也在屋里,发出的气味臭不可闻。再回想之前锦衣玉食的生活,与眼前的情景有天壤之别。公子懊恼非常,求死不得。

  晚上,妻子孩子要过来上炕睡觉,公子又将他们赶了出去。老妇人就让儿媳和孙子到她的屋子中安歇。

  第二天,邻居老翁来看望他,说:“我与你是至交,听说你病愈后性情大变,将亲母妻子视若寇仇,乡亲们恐怕不能容忍此等不孝不义之人。将来亲戚不齿、邻里不顾,你又贫困,要靠什么养家餬口呢?所以我来劝你几句。”

  公子哭着道:“承您的美意,请从我的语言分辨一下,我还是您原来那位好友吗?”

  老翁说:“人是,但听说话的口气不是,我知道你一定是借尸返魂了。不过,你现在既然已经成了这个人,能不做这个人该做的事吗?就好比那做官的人,原本是督抚(总督、巡抚)那样的高官,却突然被贬为杂职(无品级的办事人员),难道就不安分守己地做杂职该做的事吗?你就算现在要离开这里到你(灵魂)的父亲那里去,你现在面目全非,即使你父亲可怜你、养育你,其他人一定不会接受的。”

  公子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,就向他请教今后该当如何。

  老翁说:“奉养你(目前肉身)的母亲,抚育你(目前肉身)的儿子,想办法自食其力,就在这一家了此身躯吧。”

  公子道:“我前生读书作文曾应童试,但其它经营之事一无所能,怎么办呢?”

  老翁说:“这样就很好,我会为你在乡里宣扬,说你可以给童子开蒙,这也是自食其力的一种办法。”公子起身相谢。

  之后,老翁果然遍告乡里,说某某人原本目不识丁,突然生了一场病,之后就可以作诗文了。远近好奇的人都纷纷跑来跟公子聊天。公子引经据典,侃侃而谈,大家都很佩服他,跟着他读书的人很多。

  凭着这个本事,公子得以养家,收入绰绰有余。虽然他授徒后借居古庙,再不回家了,但因为(目前肉身的)母亲和妻子都得到了温饱,大家也都相安无事。

  没过多久,公子参加考试,居然中了秀才。

  当地有个人要去四川,公子就拜托他给原本的父亲捎封信,将详情告知父亲。他的父亲觉得这事情很奇特,于是给他写了封书信并寄了一笔钱,让他去四川。

  他到了四川后,因为相貌上与原来差得太多,他的父亲非常怀疑,母亲也不相信他,他的两个哥哥说他是冒认的。于是他委屈地列举小时候游戏的事和父母跟他说的秘密的话,父亲听了之后相信了他,觉得他变成现在这样也挺可怜的,但他的母亲和哥哥还是不信。没办法,父亲只得悄悄给了他千两银子,让他回山东去。道德,道德网,道德网站,道德真源,东方阳熹

 

上传日期:2022.6.09

返回目录

 

Copyright © 2001-,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daode.org